45歲程序員在國務院網站發帖求職,為什么引發焦慮共鳴?

2021-11-14 15:40 來源:澎湃新聞·澎湃號·媒體

字號
年輕人付出巨大的教育成本,涌向某個被認為有前景的行業,到頭來卻發現,一切的努力似乎都敵不過生理性因素——衰老。這自然會讓人心生焦慮,長遠來看,也會影響求職選擇甚至產業發展。
最近,一位45歲的程序員網民在中國政府網留言,“我是一名軟件開發人員,今年45歲,精通各種技術體系……而我辭職回家半年后再回來尋找工作機會的時候,卻發現連個面試機會都很難得到。”
這則普通的留言,卻在網絡上引發了不小的討論。這也并非第一次,類似的留言總能引發討論,前段時間還有48歲外企高管給市長信箱寫信求助,也在網上火了一波。平心而論,這些都是個人的求助,每個人的情況千差萬別,能力如何、求職意向等等,外人都無從知曉,未必是有普適性的。但是,人們卻對個體的悲歡抱有強烈的共情,甚至認為有某種“信號意義”,恐怕也是因為類似個例戳中了普遍性的職場焦慮,人們有了一種共鳴和代入感。
不妨提煉一下這則新聞的關鍵元素——中年、程序員、求職艱難,這和普通的下崗再就業不是同一種敘事。在社會印象里,程序員是知識密集、待遇上佳、前景風光的行業,不至于“淪落”到發帖求助。然而當令人唏噓的一幕真的出現,這種反差也就格外引人注目。
不可否認,包括IT行業,很多職場都是“年輕崇拜”的。所謂“淘汰中年人”“35歲事業危機”云云,幾乎已是盡人皆知的某種職場生態。而被焦慮裹挾的,不只是中年人,也有很多年輕人。年輕人付出了巨大的教育成本,涌向某個被認為有前景的行業,比如程序員,到頭來卻發現,一切的努力似乎都敵不過生理性因素——衰老。這自然會讓人心生焦慮,長遠來看,也會影響求職選擇甚至產業發展。
有些新聞可以作為注腳,如日前有機構發布了一份《2021中國重點大學應屆畢業生求職狀況報告》,在受訪的這些211或985高校畢業生中,有79%將“最愿意工作的企業”首選投給了國有企業。
選擇國企的原因也不難理解,不過是穩定、有保障的職場預期。不必苛責大學生,穩定偏好、風險厭惡相當程度也是人的本能。但這應當引發一些思考,那些把“淘汰35歲”“超時加班工作制”當作日常的行業與職場,是否也是導致年輕人逃離的原因之一?
大廠也好、外企也罷,站在行業自身的角度看,也應當把“拒絕中年人”的問題重視起來,著力改善這種職場生態。很多新興行業,可能一直以來只習慣吸納年輕人,還沒有就如何安頓中老年員工有比較清晰的認識。隨著產業逐漸成熟、壯大,這個問題也應該提上日程。處理不好,影響的不只是中年人,同樣也在挫傷年輕精英的選擇意愿,畢竟人人都會變老,人人想要一個穩定可期的未來。
從人口形勢看,中年求職者占比增高是未來的大概率事件。中年人也是家庭的支柱,中年人的生活狀態,關系到社會穩定、國民幸福指數等等宏大議題。中年人的失業,往往意味著一個家庭的困頓,從這個角度看,中年人的職場困境不是一個小事,對相關部門來說,也應當有所認識和行動。
前不久,有網友建議放寬公務員報考35歲年齡限制,浙江省公務員局則回應,“對于2022年應屆碩士、博士研究生(非在職人員),放寬到40周歲以下”。類似的舉措和表態是必要的,相關部門有義務做出表率,研究更多可行性措施,維護中年人的勞動權益,帶頭營造一個對中年人友好的社會環境。
希望這位求助的網友,最后可以得償所愿,找到一個心儀的工作;也希望社會可以盡快形成共識,共同破解這種職場焦慮,讓人人各得其所、各盡其用,讓中年職場人獲得穩穩的安全感。
紅星新聞特約評論員 易之
編輯 汪垠濤
來源于紅星評論
原標題:《45歲程序員在國務院網站發帖求職,為什么引發焦慮共鳴?》
閱讀原文
關鍵詞 >> 媒體號
特別聲明
本文為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,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,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,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。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://renzheng.thepaper.cn。

相關推薦

評論(62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戶端下載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欧美成人免费观看在线看-久久成人A片特毛片免费观看